怎么用大白话讲大学问

读希尔贝克的《西方哲学史》,不禁赞叹:如此深奥和丰富的哲学思想竟能如此简明地表达出来。希尔贝克具有世界的眼光、跨学科的知识、解释了当代哲学发展的趋向并吸纳了最新的成果,他的这部哲学史,平凡中有深奥,是智者说的大白话。

以前,写哲学史好似西方人的专利,真正意义上的哲学好似只有西方才有。希尔贝克的这本书名为《西方哲学史》,却包含“古代印度思想和古代中国思想之一瞥”一节,简要介绍了《奥义书》《薄伽梵歌》、佛教哲学,以及中国的孔子和道家哲学。这是否多此一举呢?看完这一节后会发现绝非如此。因为他意识到,东方哲学对现代西方哲学也产生了影响。

以往的哲学史著作,大都围绕本体论和认识论展开。本体论和认识论确实是哲学的重要主题,但如果只关注本体论和认识论,不联系其他学科,就不能阐明本体论和认识论的缘起及其对各行各业的影响和意义。希尔贝克不仅谈到近代自然科学对人的思想方式的影响,而有关“古代的科学和其他学科”的章节也特别令我感兴趣。他指出“哲学和科学的分界线在古代并不是固定不变的”,为此专门论述了古代的“历史编纂学”、“医学”、“法学”、“数学”、“物理学和化学”、“天文学”、“语文学”、“古代的女科学家”。他指出,最早的欧洲大学的起源,可以追溯到中世纪。

相比以往所见的《西方哲学史》,希尔贝克的《西方哲学史》更好地做到了英美哲学和欧洲大陆哲学的兼顾。举例来说,文德尔班的《哲学史教程》以新康德主义为旨趣,偏重于欧洲大陆哲学。罗素的《西方哲学史》分析哲学的发展方向,突出了英美逻辑分析的方法在西方哲学史中的意义。希尔贝克不仅是逻辑分析方面的专家,更是现象学和解释学的专家,他在这两大哲学传统之间游刃有余地行走和均衡布局。

此外,希尔贝克的“科学观”和“理性观”相当广阔。在他看来,科学不仅包括自然科学,而且还包括社会科学和人文科学;理性不仅包括概念分析和逻辑推演的理性,还包括人际交往和价值判断。

确实,希尔贝克的这部哲学史中包含有关人文科学、社会理论和心理分析的许多讨论。例如,以往的哲学史有关近代的一段,一般只谈经验论和唯理论,接着就连结到康德的先验哲学对此的整合和黑格尔的绝对观念主义的辩证法。希尔贝克在考察了笛卡儿的唯理论后,却论述了维科的《新科学》,指出这种新科学不同于笛卡儿模式的科学观,不只以数学和自然科学为蓝本,因为它“同时又是语言学、社会学和历史学的综合”。以往,介绍现代西方哲学时往往忽略现代西方的社会理论的影响。在这本书中,包含“社会科学的兴起”一章,介绍了韦伯有关现代社会的合理化趋势和对于他那个时代的病态的诊断,以及帕森斯的有关行动和功能的理论等。这体现了他对当代哲学最新发展的理解和思想资源的吸收。

该书以相当大的篇幅讨论了马克思主义。希尔贝克当过两年著名西方马克思主义者马尔库塞的助教,熟悉法兰克福学派的思想脉络,与哈贝马斯交往甚笃。他不仅介绍了马克思的辩证法和历史唯物主义的基本思想,而且评论和回应了对马克思的种种责难,对马克思主义在人类思想史上的地位和当代意义给予高度评价:“从柏林墙倒塌以后,很多马克思主义政权都解体了,马克思主义的社会主义还暴露出它的一些理论问题,至少在有关民主和人权的规范性问题方面。然而,马克思主义仍然是现代社会的一个重要的分析工具,帮助我们理解既作为一个制度也作为一种人性异化的资本主义。作为一位政治理论家,马克思没有死,就好像牛顿作为一位科学家,达尔文作为一位进化论者,或弗洛伊德作为一位心理学家没有死一样。”

写哲学史很难。难就难在一部哲学史,纵贯数千年,流派众多,术语各异,天上人间,形上形下,没有固定的形态和统一的格式,写得不好就会让读者感到一头雾水,不知所云。摆在我们面前的这部哲学史,显然避开了这样的毛病。真可谓:真知灼见娓娓道来,大学问用大白话说清楚。

对于哲学专业的读者来讲,阅读此书能开阔视野和吸纳新观点,但可能不过瘾。但对普通读者来说,该书可作为一个良好的开端,进而去阅读更为详细的西方哲学通史和断代史,以及相关的哲学原著。


《西方哲学史:从古希腊到当下》
[挪威]奎纳尔·希尔贝克 尼尔斯·吉列尔 著
童世骏  郁振华  刘进 译
上海译文出版社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苏唯

来源地址:/a/1196732.html



今日推荐

Contact ME